歡迎您來到成長之道心理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16年的專注

0351-4728868

服務熱線( 早8:00-晚上10:00 )

首頁 > 原創美文 > 正文

成長之道原創美文之:妄想

來源:  日期:2012年02月28日  閱讀:

 

妄想

太原市成長之道心理咨詢中心   王 強

一直以來,我總說自己是個書呆子,這是真話,絕不是謙詞,確然是書呆子的歷害。

誠如鈴木大拙先生所說,讓我們難以啜飲生命的源泉并阻礙我們實現終極自由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們被無知的鎖鏈束縛!而形成這個無知鎖鏈的,不是別的,就是與我們所能具有的一切思想和感情連在一起的理智和肉欲的迷醉。它們是不容易擺脫的,就像禪師們所說的,它們好像濕衣服一樣粘在我們的身上!

崇尚知識,將知識當作一種仰望的成果而不是去鼓勵超越知識,并將知識當做認識世界的唯一方法且將每一個人的人生價值與其緊緊綁架,我想,這是這個時代的悲哀,當然,也是我的悲哀!

許久以來,陷溺于煉獄之苦!

因緣際會,得聞東瀛森田療法,本當秉承“順應自然,為所當為”之旨而得解脫,然在那年那月,只因年輕識淺,根鈍器劣,又或冥冥之中我合該有此一劫,故不僅難解森田“一念放下,萬般自在”之意,更將森田療法諸多理念執于心中,舊苦未除,反添新障!《金剛經》云:“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佛渡眾生,因病與藥,病愈則舍藥!能破一切相,掃一切執,方得自在,執藥亦為病也!而我恰恰執著的卻又是“藥”,愚癡如我,至可憐憫!故于零四年四月求學于北京大學中國森田療法理事會理事長康成俊先生,于先生處詳加陳述自身本欲醫心覓藥反而執藥迷心之迷惑痛苦,先生聞后一語道破天機:

“孩子,用森田療法也行,不用森田療法也行,這才是真正的森田療法!”

本覺空靈,一物不留,一絲不掛,一塵不染,一念不生!天臺法旨有一念三千之說,介爾心中,一念動處,即為宇宙整體!故何所謂用森田療法,何所謂不用森田療法?強作分別,于心無益!只可惜彼時的我難明此理,愚癡依舊。不過話說回來,玄奘大師求得真經尚需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惶論今時今日之末法罪子!

為了跳出森田迷障,更確切的說,應當是為了跳出“我的森田”,我的確需要一個更大的視野!零五年年底,我開始了心理學的學習!于是在三年中漸次學習到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巴甫洛夫的條件反射行為理論,和埃利斯的認知心理學等等,在自解自悟的過程中,隱隱發出了王右軍《蘭亭序》中“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的慨嘆,終于算是擺脫了執著森田一葉障目的尷尬!但同時感到,心靈卻始終又是在“我的心理學世界”里團團打轉,眼花繚亂的各種心理學知識讓我有治絲益棼的迷茫,直覺告訴我,路,并不在心理學的世界!我曾經執著于森田,而后以心理學之廣大放下了森田,現而今又執著于心理學,如果想要放下心理學,必須要有一個更加廣大的視野!

放下,實所謂當效香象渡河,截流而斷之勇猛精神,需要巨大的能量!放下,是時間和空間的無聲流淌對心靈默默洗滌后的靈犀一悟!南師懷瑾公有言“立身不求無患,處世不求無難,究心不求無障,被抑不求急明”!那末,即使一時間放不下,但只要懂得了需放下,渴望去放下,那便是莫大的福緣!

零八年五月,李子勛先生講學于太原,我不揣淺陋,于先生閑暇間請益,其間談及弗洛伊德之精神分析,論及潛意識一說,先生淡淡一句:

“潛意識啊,嗨,你不要太認真啊,到底有沒有這個潛意識,誰知道呢!”

那一瞬間,我的腦海中,天崩地裂!原來被我奉為金科玉律的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難道也是可以去懷疑甚至是批判的嗎?

以下是我在參加李子勛先生課程后所作筆記,特附于此文,以求與諸同仁共勉!

本人有幸于零八年五月一日至二日躬聞李師子勛傳道授業解惑,著實受益菲淺,然大道當天下人共享,故不可低眉獨醒,廣播甘霖以沐眾生方為釋迦本懷也!

李子勛語錄:
1,心理咨詢與治療時,大量的使用心理學理論,是在滿足咨詢師自己的欲望啊!
2,做人才是不錯的大的學問!咨詢師并不是理論武裝的權威!
3,不要什么東西都有章可循,很多諸如抑郁癥和焦慮癥等現象也許是宇宙間不可言傳的復雜現象,開放我們的心智吧!
4,言語是桎梏,要承認世事無常與我們的無知!讓自己置身于未知,要學著放下!言語傳達的并非真實,而只是表達了淺層意義!
5,每一種類似的行為背后都有不同的復雜的意義!
6,誰知道呢?所有的事都弄不清楚啊!
7,正是心理學阻礙了我們的心智!8,要對未知有一種崇敬,保持“無”的胸懷!

零八年五月

 

舊世界需要獲得拯救,我選擇了森田,但只是構建了“我的森田!”

“我的森田”,曾經是我全部的世界,后來,在遍體鱗傷中,我用心理學建造了自己新的世界!

心理學已經是我新的世界,如果放下這個世界,我用什么再次建造新的世界?

如果再次建造新的世界,那么這個世界是否也會被我不錯的終放下?

如果這一生都在毀滅和重生中前行,那么,什么才是我不錯的終的世界?

無論我們是否愿意臣服和接納,生命確然是在演繹“拿起”和“放下”,而森田的精髓不就是要“拿得起”和“放得下”嗎?

森田就是要我們用生活去體驗生命,用生活去體驗生命就是森田,當然,這也正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心!

仁者當知,本無病,本無療法!

 

 

零八年八月五日,于太原古籍書店購得《童蒙止觀》一冊,結款之時,迎面逢一師,慈光炯炯,寶相莊嚴,此為柏林禪寺明濟師!

一萬籟俱寂之夜,與明濟師相會于山西省戲劇學院。斗室內茶香四溢,梵香飄渺,一冊《楞嚴經》端放于幾上,幾盞蓮形的蠟燭閃爍著讓人安詳寧靜的光茫。

為釋心中之疑,我滔滔不絕地說起了心理學……

師聞后,慈和一笑:

“哦,心理學啊,呵呵,前幾日我和師兄明海法師說起過,他說啊,心理學,這可真是眾生的一個大妄想!你要是被它困住,不要相信它就可以了,做一個傻子吧!”

“啊?做個傻子?”

“嗯,做個傻子吧,莊子不是說過七竅開,混沌死嗎!”

“大師您是說,心理學是個大妄想?”

“對啊!”

“那您的意思是,我真的可以懷疑和不去相信心理學?”

“不只是心理學,世間一切學問你都可以去懷疑和不用相信!”

“世間一切學問都可以去懷疑和不去相信?”

“嗯!”

“那什么不用懷疑和可以相信?”

“在你還沒有動念起疑之前的那個,你不用去懷疑,可以去相信!”

“那是什么啊?”

“喝茶吧!”

上一篇:成長之道原創美文之:我不期望回報
下一篇:成長之道原創美文之:問心,征服
新11选5 任选1